地震异常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子路问政 > 正文内容

南山余岁寒_故事

来源:地震异常网   时间: 2020-10-16

  余南抿一口酒,那样美好的最初,却是这般惨淡的终结

  落雪了,白雪红梅,他看着眼前一袭婚纱的她,只觉得天昏地暗,这辈子他注定与她相望独守。

  余南醒来时,婚礼已然结束,七零八落的酒瓶歪倒着,他起身独自倒了杯红酒对月独饮,思绪开始飘散,再抑制不住的是深深的爱恋与无奈。

  那年初夏,余南第一次遇见宋婉,十五岁的少女俏色微露,隐隐有着婷婷玉姿,着一身浅绿宽肩束腰裙,利落的麻花辫高高盘起,只用一支碧色的发夹别着,仿若一只从空谷深处飞来的碧蝶。

  才十岁的他,瘦瘦小小,因为她的出现,风干了眼泪,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眼底尽是委屈。

  ???宋婉低下头轻声安慰:“小南,别伤心,你的父母没有不要你,他们只是去国外做生意,所以你要好好的,不要让他们有后顾之忧,好吗?”

  ???她的声音仿若天籁,似有魔力,他仿佛一瞬明白了,怔怔地点了点头。

  ???宋婉瞧见他平息下来,不禁叹了口气,拉起她的手:“姐姐带你回家。”

  ???多年之后纵然颠沛流离,想起这双手,这份迟到温暖,已然泣不成声。

  ???宋婉家的别墅建在半山腰,风景很好,余南抬头看宋婉,碎发在风中飘曳,眉眼温和地看向远方。

  他同她一起安静地看着,只是这大好风景都不及她一人。

  深夜悄然而至,余南辗转难眠,想到父母,又想到宋婉,一瞬间一无所有,又仿佛拥有了一切。

  于此,他站在阳台处,身子微侧,窥向他心中的天使是否和他一样梦萦难眠?

  余南抿一口酒,那样美好的最初,却是这般惨淡的终结。

  余南十二岁那年,宋婉十七岁,高三的紧张压抑着她,久而久之,她发现宋婉不再坐私家车回家。

  开始和一个扶着单车看起来温和有礼,学识渊博的人,漫步在林间小道上。余南偶尔坐车经过,虽是一瞬即过,可他仍然看到宋婉神采奕奕地交谈,还有男子浅淡的微笑。

  第一次,他尝到酸涩的滋味。

  可他没有想到,那个男的会和宋婉一同回家,并打着辅导功课的名义。宋爸宋妈听到关乎于成绩,热情地招待着。

  饭后,余南在阳台纳凉,宋婉与他的欢笑声传来,他难受地回房。

  片刻,宋婉开门,见到余南很是惊讶:“小南,这么晚了还不睡?”余南径自进屋坐下:“婉姐姐,我来问题目。”

  却没想男子一把接过书,对宋婉说道:“刚才我讲的,你回顾一下,他的题目我来讲解。”宋婉因为许叶的善解人意而嘴角上扬。

  余南见此,愤怒地看向男子,却见他只是温和地问道:“小弟弟,哪里不会。”余南闷着气,找了几道复杂又难解地问他,男子用心地讲解着,余南抬头看一眼宋婉,不禁遐想他也是这么温柔地给她讲解吗?

  深夜漫漫,笔划过纸的声音显得尤为干净,一如他们各自的心思。

  可余南此刻想的是:他许叶做不到的,他可以!

  余南小心翼翼地折放好最后一个,怀着满心的希翼,因为明天是他公主的十八岁的生日。

  十八岁生日是人生的大事,宋婉选了处高档典雅的餐厅,并且包场庆祝。

  夜间包厢最是热闹,昏暗的灯光,宋婉坐在中间,周围的人唱着生日歌,气氛美好的膨胀。

  让余南想起十岁生日的时候,虽然没有这么多祝福,但是有她,却是最好。

  许完愿,吹完蜡烛,大家都吃着蛋糕,余南拉了拉宋婉的衣摆,宋婉转身,却见余南递给她一个盒子:“婉姐姐,生日快乐。”

  宋婉打开,却见里面排列着一千只纸鹤,有些震惊,宋婉弯下身,抱住余南,在他耳边低语:“小南,谢谢你,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用心。”

  余南离她如此之近,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有些羞涩:“你开心就好。”

  良久,宋婉放开余南,气氛又都躁动起来。

  顾青面带微笑,缓步走来,见他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黑色盒子,对宋婉勾唇道:“打开看看,喜欢吗?”

  那是一条今年的新款项链,通身钻石,镶嵌着宋婉最爱的白玉。

  相较项链的治疗癫痫病有哪些方法精致华美,余南不禁握紧了拳头,手指传来强烈的疼痛感,这一千只纸鹤是他数日不眠不休的心血,可在这项链面前却是相形见绌。

  宋婉平静的美眸划过一丝波澜:“这太贵重,不过是个生日,你随意聊表心意就好。”

  顾青并未理会,浅淡地笑着,取出项链不由分说地替她戴上,不得不说宋婉纤长白皙的勃颈很适合。

  顾青打量一番点头赞叹:“很漂亮,我的眼光没有错。”却又转身捧着一束玫瑰朝向她,言意诚恳:“宋婉,我喜欢你。”

  周围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混杂着喧闹声:“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可包厢的角落,许叶静静地坐着,紧抿着唇,看不出悲喜,宋婉定定地看着他,长时间地等待,却也不过如是。

  余南见宋婉黯淡的神情,鄙夷地看一眼许叶,见他仍旧淡淡的浅笑,多年后,他才明白,那是多么无助的苦笑,骑单车与之漫步纵然美好,但也突显了贫富之差,既然给不起,又何必深陷。

  可余南此刻想的是:他许叶做不到的,他可以!

  余南起身,一把打落掉顾青手里的玫瑰愤恨道:“没看出我姐姐不愿意吗?情商这么低,还敢卖弄!”

  众人惊讶至极,包括顾青,没想到让这么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给摆了一道,一时间有些手无足措。

  宋婉虽是惊喜,可这英雄不是他,确实大憾。

  当最后一抹烟花绽放,已是深夜。

  宋婉喝了不少酒,回去的时候跌跌撞撞,余南扶着她,却比她更难受,今天是她的生日,可她却并不开心。

  夜风微凉,拂过宋婉脸颊,宋婉靠在余南的肩头,痴痴地笑着:“他竟然都没有你勇敢,许叶这个混蛋。”

  说着说着,宋婉却早已泪流满面,余南撩开她的碎发心疼地看着她,心事微凉。

  宋婉哭累了,靠在余南肩上渐渐熟睡,余南侧身怕她睡不好,轻轻地背起她。

  直到现在他一直记得,那晚的星星特别亮,月色特别美,宋婉特别难过,而他却特别想要保护她。

  余南低头嗅了嗅围巾,满满的都曾是她的气息,这才是他觉得的温暖

  余南再次来到北京,是宋琬上大三的时候。

  那是一个冬天,北京的冬天很冷,余南远远地瞧见宋婉踏雪而来,披着一件白色的绒衫,混搭在大雪里。

  他走过去,显然已经比她高了一个头,轻声责备:“我会去

  找你,干嘛出来,这么冷的天。”宋婉温婉地笑了:“好了,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

  余南这才敛了神情,北京的烤鸭店,人气爆棚,宋婉挑了一处雅致干净的角落,菜色上来。

  宋婉夹了菜放在余南碗里:“快吃,才有力气拼搏下午的竞赛,还有一会儿早点回去,要不然你们老师该担心了。”

  余南不情愿地点了点头,于他而言,竞赛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赛地点是在北京,为此他努力了很久才拿到这个名额。

  散尽满腹才华,只是为了见她一面。

  吃完饭告别,宋婉轻拍着余南的肩:“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输赢并不重要,重在参与,何况你能参加,说明你很有实力。”

  余南静静地听着有些期待地问道:“婉姐姐,如果我得了第一,你会给我奖励吗?”

  他的眼睛很亮,双眸中的希翼,那样深沉,宋婉不好拒绝,点了点头,余南开怀地笑了,那是他最好的鼓励。

  午后小雪微洒,余南奋笔编策,宋婉却趴在阳台好久,她真不知道该送他什么,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了,这么冷的天,送一条围巾应该最合适了。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次竞赛高手如云,余南没有考到第一,当成绩公布的时候,他失落了好久,甚至不敢面对宋婉。

  他想到自己那天大言不惭地提出奖励,和宋婉精心的准备,可最后却是一场空,又会是多么的荒唐。

  所以他选择不辞而别,只是简单地发了一条短信禀明情况。

  当余南随一行人赶到火车站的时候,宋婉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一把拉过余南,愤恨道:“小南,为什么不辞而别?我说过,输赢不重要,重在参与,我以为你不会像许叶那样没有担当,何况那晚你这么勇敢。”

  说到许叶,宋婉声音微弱,余南知道那个人一直是宋婉心头的一根刺。

  他有些内治疗癫痫医院哪最好疚:“对不起,婉姐姐,让你担心了。”宋婉随即笑逐颜开,把围巾给他围上:“喜欢吗?这是安慰奖。”

  余南很感动,大胆而又羞涩地抱了宋婉一下:“谢谢你,阿婉。”

  宋婉听到阿婉两字有些震惊,但很快平复:“阿婉听起来挺好的,婉姐姐听起来都把我叫老了。”

  气氛瞬间有些尴尬,宋婉推了推余南:“走吧,记得照顾好自己。”

  余南点头,上了火车,火车出发,宋婉的身影渐远。

  余南低头嗅了嗅围巾,满满的都曾是她的气息,这才是他觉得的温暖。

  他曾以为他可以一直喜欢下去,哪怕没有回报,自己欢喜便好,可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一直下去。

  许宁走上前拥抱住余南,泪水砸在余南的肩上,晕染开的力度柔软了他抗拒的内心

  许宁小跑着追上余南,脸红扑扑的,微喘着气:“余南,你就等我一下嘛,我想和你一起回家。”

  余南转过身,欣长的身影笼罩着她:“许宁,别跟着我了,我们两家很顺路吗?何况我坐车回家,并不想浪费时间在路上。”

  许宁被驳地无话可说,嘟嚷着嘴:“可起码,我们可以一起走出校门。”

  余南没有理她,许宁欢喜地跟上。

  许宁悄然靠近:“余南,这周周末是我生日,你能来参加吗?”余南淡淡回绝:“没空。”“可是这周周末国庆休假,这么长时间,怎么会没空?”许宁有些沮丧,“你一定要每次什么事都拒绝我吗?”

  犹豫良久,余南还是答应了,他知道他再不答应许宁一定又会死缠烂打。

  回到家,电话适时地响了:“呃,阿婉,有事吗?”传来熟悉的声音:“小南,这周周末国庆休假,我可能会回来,跟爸妈说一声。”“好。”

  余南内心激动万分,久别重逢,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周末如期而至,许宁对着镜子装扮了好几番,都不满意,最后选择了一条黑色紧身短裙,外罩一件浅色系的开衫,化了淡妆,才款款露面。

  只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许宁有些懊恼,想着余南最怕麻烦,会不会因此不来。

  果然她的猜想是对的。

  邀请的人都陆陆续续地来了,只有余南还迟迟不见,许宁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心情一下子宛如这烟雨朦朦的天。

  最后,她放下了一切,匆匆赶去余南的家。

  来到余南的家,她顿时傻眼了,好大好美的别墅啊,才发现她和他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难怪他平常看起来,这么淡漠孤傲。

  门没有锁,她小心翼翼地进去,见一间房门半掩着,带着好奇推门进去,当真是满屋子的惊喜。

  屋子里挂满了气球,桌了摆了蜡烛,红酒,还有一个礼盒,红玫瑰摆在桌中央,馥郁的香气充斥着整个房间,旁边的落地窗展现的是最美的风景。

  这是为谁准备的?他的手机还放在桌上,难怪他不接她的电话,刚想翻看,却碰倒了一旁的饰品,她匆忙去捡。

  身后却传来一阵温柔的轻语:“你来了,这是为你准备的惊喜,喜欢吗?”

  许宁简直不敢相信,平常这么淡漠的他,居然也有柔情的一面,而且是对她表露。

  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气氛紧张到爆,许宁转身,却早已泪流满面:“余南,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没想到你居然在给我制造惊喜。”

  余南刚想解释,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宋婉的短信:小南,雨势太大,我可能晚点。

  许宁走上前拥抱住余南,泪水砸在余南的肩上,晕染开的力度柔软了他抗拒的内心。

  余南看了会儿这天气,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便做了个顺水人情:“喜欢,就享用吧,我还有事,先去处理。”

  许宁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别走,留下来陪我一起吃好不好。

  我再怎么狼狈,我再怎么期许,回头的永远不会是你,这辈子注定,我与你,你舍得,你于我,永生难得

  刚哭过的许宁,湿漉漉的双眸,楚楚动人,惹人怜惜,余南有些动容,这一次他没有拒绝。

  宋婉回到家,轻手轻脚地,想吓唬一下余南,她说的晚点是为了铺垫此刻的惊喜。

  隐隐约约她听见交谈声,顺着声音,她推开房门,浪漫的气氛充斥着她,宋婉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癫痫病对儿童大脑造成的影响有哪些抱歉,打搅了。”

  余南内心充满了慌张,放下餐具追了出去:“阿婉,你听我解释。”

  宋婉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小南,不用惊慌,我很开明的,不会说你什么的,更不会告诉爸妈。”“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今天生日,我没有参加,她来找我,这是为你准备的,而她误以为是给她准备的,而你又恰好说你晚点,我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宋婉不

  知道为什么,心忽然静了下来,想到是为自己,有一刻感动:“谢谢,去陪她吧,别让她等急了。”

  余南转身,转角见到许宁,许宁强忍着泪意:“余南,我真是可笑,我居然会有这样的妄想。”

  宋婉感到内疚,要不是她就不会这样。

  外面雨势磅礴,宋婉和余南在后面追寻着。

  雨越来越大,余南心急如焚,终于他看到许宁的身影,一把拽住她:“许宁,对不起,我会补偿给你。”

  许宁被雨淋透了全身,狼狈至极,宋婉站在她身旁撑着伞,为她擦拭着:“别气了许宁,都是小南的不对,他会做出补偿的,我是他的姐姐,我叫宋婉。”

  许宁有些尴尬,眼前的女孩好善解人意,她现在一定很难堪。

  许叶见晚会将要开始,许宁迟迟不见身影,担心至极,打听到她来余南家,匆匆赶来,却没想到会遇到宋婉。

  四目交错,时间仿佛定格了,宋婉没想到会再见到他是这样的场合。

  许宁见两人眼神交汇间的黯然,心下明了,却也松了口气:“宋婉姐姐,这是我哥许叶。”,“哥,这是宋婉姐姐。”

  两人微微颔首,宋婉勾唇:“好久不见。”许叶心情五味陈杂:“好久不见。”

  余南静静地看着两人无谓的寒暄,有些心疼宋婉,这么久还是念念不忘。

  气氛有些抑郁,许宁开口缓解:“时间不早了,晚会该开始了,宋婉姐姐一起参加吧。”

  宋婉看一眼许叶,她该放下了,她不想再有一丝一毫的牵扯,婉拒道:“不了,我没有准备礼物,何况穿得这么随意,不太适合,就让小南代我去吧。”

  宋婉转身离去,落寞的背影交织在雨中,许叶追上:“我送你。”宋婉笑了:“好啊,就当陪我走完最后一段属于你我的旅程。”

  许叶再按耐不住,拥她入怀:“你值得最好,忘了我。”

  宋婉强忍着泪意:“那好,我问你你喜欢过我吗?”许叶毫不犹豫:“爱过。”宋婉微笑着点头:“好,送到这儿吧,剩下的路不用你陪伴,我自己走下去。”

  许叶走后,宋婉在雨里哭了很久,直到头顶多出一把伞,她才彻底死心。

  我再怎么狼狈,我再怎么期许,回头的永远不会是你,这辈子注定,我与你,你舍得,你于我,永生难得。

  难道我不该放弃吗?许叶,我们的结局尘埃落定。

  她想若果我做不到守护你一生,就让我做到护你一生,足矣

  宋婉起身:“小南,我再次失去他了。”

  余南俯身用吻封住她的唇,宋婉惶恐万分,拼命推开他,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小南,你疯了。”

  余南愤恨道:“我是疯了,不要叫我小南,我长大了,比你高,比你强壮,能为你遮风挡雨。”

  宋婉有些愣怔,回想每次都是眼前这个人在她最失落的时候陪伴她,她想她该清醒了:“对不起,我想我们也许可以试试,毕竟我们知己知彼。”

  两人笑着拉着手回到家。

  也许这就是他们的雨过天晴。

  饭后,宋爸开口道:“小南,等下来趟书房。”“好。”

  宋婉起身,满眼笑意理了理余南的衣领:“等我。”余南执起她的手浅浅一吻允诺道:“嗯,好好表现。”

  宋爸斟了两杯茶:“坐吧。”“爸,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宋爸起身看向窗外:“阿婉,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已经考上好的大学,并且毕业有了好工作,有些事该告诉你了。”

  宋婉突然有些紧张:“是什么?”

  宋爸转过身,抿了一口茶:“是余南爸妈的事,余南爸妈她之所以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看他,不是因为去了国外,他爸曾经因为在生意上失意了,所以有天喝醉酒撞死了人,他现在在牢里,无期徒刑,死的人是他妈,因为接受不了现实,自此他情愿关在牢里贵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也不敢面对余南。”

  这仿佛是天大的笑话和悲剧糅合在一起,碾压过宋婉的灵魂。

  宋婉无力问道:“为什么现在告诉我?小南他知道吗?”

  宋爸神情冷冽道:“我看到你们牵着手进来,阿婉,你喜欢谁都可以,唯独他不可以,爸爸不想让你和他的未来成为商业界的笑话。”

  宋婉极力维护着:“我不介意。”“可爸爸介意,阿婉,如果你不答应,那爸爸只好告诉他,让他自己选择。”

  宋婉心凉了半截,这样的事他知道怕是会崩溃:“可是我们今天才在一起,你让我怎么跟他说?”

  宋爸叹了口气:“爸爸也是被逼无奈,也是在保护他呀,你要知道他父母的事众所皆知,倘若执意跟你在一起,他定会被别人议论,真相也会呼之欲出,明白吗?跟他好好告个别,去美国发展吧,时间会治愈一切的。”

  余南出来见宋婉在天台吹着冷风,转身拿衣服为她披上:“谈完了,怎么在外面吹风?”宋婉看着眼前的余南,这样明朗干净,他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真相会怎么样?

  她抱住他,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小南,明天陪我去玩一天好吗?”

  她想若果我做不到守护你一生,就让我做到护你一生,足矣。

  余南嘴角啜着淡淡的笑:“好,只要你想。”

  最后的夜晚是在海边度过,宋婉靠在他的肩上,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余南沉沉地睡去。

  余南醒来的时候,宋婉早已不见,只有怀里的书信滑落:

  小南谢谢你一直来的陪伴,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或许我还未彻底放下,我们终究不适合。

  余南拿著书信坐了好久喃喃自语:“我会等你不论多久,阿婉。”

  再次见到宋婉是五年后,宋婉的婚礼的前夕。

  余南喝得大嘴伶仃。

  许宁缓步走来,神情平静,余南与她碰杯:“我情愿那个人是你哥,至少她曾经想要拥有。”

  许宁晃着酒杯里的酒:“余南,她都已经结婚了,你想好你的归宿了吗?我可以等你,不论多久。”

  这句话他曾经也麻痹过自己,他看着眼前的人明艳动人:“不用了,你哥曾经负了宋婉,我负了你,我们扯平了,别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字字珠心,许宁咬唇忍住泪意:“余南,你一定要这么绝吗?她都结婚了,你都不肯死心,凭什么让我放弃?”

  许宁后面说什么他都听不清了,只是灌着大杯的酒,是啊,她都结婚了,可他就是放不下,他已经习惯了。

  那天夜里,他听到了一切,关于他的父母,这五年有多少勇气葬送在关于这个的噩梦里。

  余南酒醒时分,婚礼进行得差不多了。

  余南来到化妆间,彼时的宋婉一袭婚纱站在窗前,白雪红梅,美得不可方物。

  他走过去拥住她

  轻声低缓:“阿婉。”

  宋婉心漏了一拍:“小南,别这样,被别人看到不好。”

  余南将下巴抵在宋婉的头上,细微的呢喃:“不要推开我,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拥你入怀。”

  宋婉闭上眼睛,享受最后一刻温存:“你还是来了,真好,对不起。”

  余南温柔地笑了:“傻瓜,为什么要独自承受这一切?”

  宋婉转身:“你都知道了?你还好吗?”“没事,不用担心我。”

  良久,余南松开她,只身离去。

  宋婉还想说了什么,终是抿了唇,不再做任何的挣扎。

  余南靠在门外,握紧了的拳头逐渐松开,再怎么隐忍,还是想要贪恋她的气息。

  人群渐渐散去,他又开始醉酒,但这一次,他将彻底的放弃。

  我愿意

  我原因被贪婪疯狂

  我愿意隔着妄想用假象拥抱痴迷

  我愿意

  我原因拖着绝望离开你

  只要你放弃比爱的彻底

  最后一杯酒入腹伴着心死的安眠药,余南,闭上了眼,恍恍惚惚,他又想起了十岁那年,他第一次遇到宋婉。

  只是一眼,世间初次情动。

  纵然相望独守,再无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wwdi.com  地震异常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