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异常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王既没 > 正文内容

油龙滚滚散文

来源:地震异常网   时间: 2020-09-24

油龙滚滚散文

  油田要在前郭建一座最大的五百吨油罐。

  图纸从队部拿回来,隋书发就拿去仔细的看了一天,计算出下料单分配给几个小组。现在钢筋组里新来的施工图纸组长高世文都交给隋书发负责。按照施工顺序的先后,大家很快就准备好了各种原料,切断,弯曲,除锈,焊接各道工序都在最佳状态下完成。按照施工安排要在尽短的时间内,将油罐建成,以保证尽快增加油田的储油能力,保证生产出的原油源源不断的流入新的油罐。在钢筋房加班加点的进行钢筋加工的时候,肖航已经和翟师傅来到工地进行实地勘察。大罐地基已经平整完毕用红砖打好底部垫层抹好一层砂浆,可以进行钢筋的绑扎施工了。翟师傅也是第一次进行这么大的工程施工。肖航和翟师傅反复的测量地基尺寸,确认无误后才放心的回到厂里。油库地基的混凝土施工在一个天高气爽的早晨开始,先由钢筋工将上百种十几吨的钢材,按照图纸的要求绑扎到位,肖航和翟师傅不停地在现场检查各种材料是否正确的绑扎到位,是否符合技术要求。隋书发指挥着几个绑扎小组,按部就班有条不紊的进行钢筋绑扎。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国刚刚开始兴起大规模的土木工程建设,钢筋混凝土工程在国内方兴未艾,油田的混凝土施工质量和技术已经是渐趋成熟的施工方式。最新的施工方法在油田已经大规模应用,渐渐取得了较多的施工经验。虽然我国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起就在上海外滩的建筑中使用了混凝土浇筑技术,但是施工量很小,解放后先后进行了国内十大建筑的修建开始使用混凝土,一直到七十年代才大规模在民用建筑上进行混凝土施工。油罐混凝土施工实行昼夜连续施工的方法,各个工种之间无缝隙连接,一个工种的施工结束后,后续工程挑灯夜战。保证各道工序在最快速度下进行,木工首先要进行混凝土浇筑模板施工,然后钢筋工进场绑扎钢筋,钢筋工施工结束后,由混凝土工进行混凝土浇筑。工地上点起了照明灯,全体人员在几十名临时工的配合下,第一次承担大规模混凝土工程,钢筋房从上到下都十分谨慎的进行施工,工地上人来人往亮如白昼,混凝土组三班倒进行混凝土浇注,确保油罐浇筑施工一次完成。本着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原则,确保施工质量万无一失。一周的紧张施工,让全队人困马乏,从工地上撤下来的工人们都是赶紧坐汽车回到宿舍休息。

  在宿舍躺了一会睡不着,肖航想起邻室的高凤钧有一本书答应借给自己看,不知道他看没看完,就起床披上衣服到邻室看看。到那一看大家都睡得很沉,那本书正放在高风钧的枕边。怕影响大家休息,肖航就想悄悄地先把书拿回来,看完了明早再给高风钧送回去。没想到高风钧此时忽然在床上坐了起来,眼睛瞪的大大的指着肖航嗷嗷的喊起来,显见的是想说什么,一时又说不出来,看来是受了惊吓。肖航一时也想解释点什么,但是一时惊慌之下,想说得话也说不出来,也嗷嗷的指贵州癫痫专科医院着高风钧喊了起来。对面床的孙釜山这时也醒了,看到二人在地下相对指着,都在嗷嗷的喊,一时想说话,也因为惊吓嗷嗷的喊起来。一时间三人因惊吓只知道嗷嗷的喊,不会说话了。足足喊了有半分多钟才有别的寝室的工人,听到喊叫声跑过来拉住三人,这才使这次因惊吓而形成的像癔症样相对狂喊停了下来。第二天高风钧因惊吓,看到谁都颤抖不止,眼见得是有点病态了。单位一看赶紧派人将高风钧送回家里,休息一段时间才回到单位。家里看高风钧在这里情绪不稳定,不到半年就赶紧想办法将高风钧调回县里。肖航感觉很对不起高风钧,但也没办法补救。在集体户的时候有一次肖航到老乡董四叔家去串门,看到门在里面插着,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就上前去拉了几下门,见没有人答言就离开了。结果就将在家里关门拉上窗帘洗澡的四婶吓着了,受过惊吓之后好几天不敢见人,自己在屋里自言自语的叨咕,一见到人就大喊大叫。肖航就想可能也是该着,自己无心的一个举动就闹得人家好多天精神不安定,打那以后再也不敢单独到老乡家去串门。这次也是自己不小心,晚上睡觉的时候到人家高凤钧那里去取的哪门子书。 肖航感觉自己有的时候太冒失了,要不就是长了瘆人毛,咋弄的总让人心惊肉跳的。

  东二站要修锅炉房,锅炉房的烟囱上有三道圈梁,工程量不多要求很精细。接受了任务,肖航就带了几个临时工开始备料,将各种钢筋在切断机上按尺寸切断,在钢筋弯曲机上都按要求加工完毕,分门别类的按照图纸上的施工顺序,按照下料单一样一样清点无误,整齐的摆放在车间前面的空地上,随时准备来车拉到工地进行施工。汪颜秋这几天一直跟着肖航忙乎着。肖航叫他小汪,这是肖航对一起干活的女孩子们的统一称呼方式,姓刘的就叫小刘,姓马的就叫小马。岁数稍微大一点的就叫老李老冯,肖航感觉这样很随意,如果像其他人一样一叫张姐李姐又是大哥的,肖航总是感觉不得劲,这么喊大家都平等相待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如果是一起来的工人,那就是像同学一样直呼其名了,很亲切。大家都喊肖航肖师傅,如果是俏皮一点的就喊小师傅,肖航也不生气,本来大家都年龄相仿非得弄得老气横秋的干嘛!小汪是今年油田招来的临时工,一直跟着肖航干活,长得中等个头体态匀称,人长得很白静,腮边还有一抹嫣红,五官很精致,让人感觉哪怕再随意的挪动一分,都感觉不是那么完美。不用细看就感觉面部皮肤紧致光滑,身体柔韧性很好,弯腰下蹲挺身随意地一动,浑身都呈现出优美的曲线,像是一幅洁净淡雅的图画。一身合体的浅蓝色的工作服,穿在身上很洁净,头上没有太多的装饰,简单的一个黑色的发卡拢着头发。一样干活肖航多数的时候都是弄得一身铁锈,可是每天一直到下班的时候小汪的衣装还是一尘不染,也没看出她怎么注意,也没比其他人少干活。一干起活来小汪的身上就散发出一股傻愣劲,微微挽起的袖口下,露出一截温软白皙的手腕,左手食指上挂着一小簇铁绑线,拇指和食指轻轻地夹着一根铁绑线,在右手心里不经意的一摁,就形成了一个长短适宜的小牡丹江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勾,随手就挂在钢筋的绑扎位置上,右手软软的握着钢筋钩,从铁绑线上不经意间形成的细小圆环上灵巧的一拉,钢筋勾拿在手里微微的一转,还没等你看清是怎么动,就见一簇闪亮晶荧的银花一闪,就已经用铁绑线将钢筋牢牢地固定住了,而左手食指和拇指间不知什么时候又轻轻的夹持了一根铁绑线,白皙的小手已经随着又黑又大的一双眼睛,在寻找新的绑扎点了。绑钢筋看起来简单,但是绑钢筋的铁绑线松紧度掌握起来就全凭经验,绑的松了,绑好的钢筋一动就会走形,用力大了细细的铁绑线就会一断两截,还得重新再固定一根铁绑线。有些女孩子干活悄手悄脚的,绑得钢筋松松挎挎一碰就走形。小汪绑的钢筋抬起来不会走形,而且从来没有拉断铁绑线的情况,关键的转角部位还和肖航一样用了两根铁绑线加固。肖航记得自己没说过这个事,看来是小汪平时在悄悄的观察着肖航绑钢筋时的操作要领,不用肖航明说已经就掌握了肖航绑钢筋的技巧。平时小汪在组里干起活来很机灵,有时候不用肖航说什么,小汪就已经懂得了肖航的意思,要干什么活只要一个眼神就都领会了。在工地离老远一看到肖航过来,就赶紧走过来不声不响的站到肖航身边不远处适宜的位置,看有没有啥事,有没有啥需要帮忙的。小汪的那双眼睛,你和她说话的时候,静静的看着你,微微张开的嘴唇上好像总是含着一抹微笑,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很放松的好像能看到你的心里。肖航不经意间安排的每一件事好像都叫她记住了,从来不用说第二遍小汪就已经去做了。所以肖航无论是在车间还是工地,都愿意带着小汪一起干活。肖航不像有些工人那样喜欢嬉皮笑脸的和女孩子们说说笑笑。肖航不和女孩子们说笑话,但是肖航和女孩子们说话总是和颜悦色的,不像有些人喜欢把人支使得团团转,一天到晚咋咋呼呼总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权利了。 小汪在肖航的面前也不喜欢说说笑笑的,但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站在你旁边的时候让你感到很亲切,又没有丝毫讨好你的姿态。中午休息时和其他小姐妹们在一起的时候,小汪却是喜笑颜开不时地和大家一起娇笑连连,就好像从来没有什么发愁的事。一会她们又拉起手悄声细语,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有的时候还望着肖航的方向,偷偷的捂着嘴发出轻声地抑制不住的笑声。肖航也不去理会她们小姐妹们在那里说啥悄悄话,和其他班组的工人们玩扑克下棋。

  到了秋天,一个周六的时候见近处无人,小汪悄悄地问肖航周日有没有啥事。肖航休息时间就是和韩万成出去溜达,要不就是在家看看书,累了就睡一觉。肖航就说没啥事,你有事呀小汪。小汪就说家里要干点活要是没事就去帮个忙。肖航也没问啥事,心想小汪那么聪明,自己干不了的活也不会找自己。小汪就和肖航约了时间地点,告诉肖航记得借一台自行车,好骑着车子去。 晚上肖航到郭全喜家里借了自行车,放在宿舍里,第二天一早就骑车沿着公路向北走了半个多小时,赶到小汪约定的地点,远远地就看到小汪换了一身藕荷色的衣服站在道边,看到肖航过来,就微微地笑着招癫痫这种病是不是治不好啊?了招手。肖航看惯了小汪平时穿着那身浅蓝色劳动服,冷丁的看她换了一身藕荷色的衣服,合身的衣服显出细细的腰身,显得格外的苗条清爽。清晨的阳光映在小汪白皙的脸上,更加的风采动人,肖航的心里不禁一动。

  你上班挺远的啊!肖航感慨地说。肖航在宿舍住,出门就是食堂,到车间走不了几步路,上工地都是坐汽车,偶尔骑车出门就觉得很远。小汪笑着说,天天骑车就不觉得远了。小汪眉开眼笑,脸上盈盈的笑意带着一抹皎洁的亮色。从上班开始,父母只要一问起上班的情况,小汪就对肖航赞不绝口,又是技术高,又是待人和气,又是人缘好。很早小汪就想叫肖航来家里串门,可是又不好意思,这回家里要砌院墙,请了哥哥和姐夫来帮忙,小汪就和父母说要找肖航来帮忙干活,实际就是要请肖航来家里看看,顺便也让家里对肖航有个初步的了解,和家里人都见个面。那点活家里人就够了不用请外人来帮忙也可以干完的,小汪知道肖航很喜欢自己,要不也不能到哪里干活都领着自己。小汪也觉得只有和肖航这样的师傅干活才和手。

  小汪领着肖航沿路向西边不远处一套窗明几净的砖瓦房走去。院子里有几个人在砌院墙,已经有快一半的墙都砌完了。屋里有几个人在忙活着做饭。小汪说今早大哥和姐夫来帮着砌墙,就喊你来帮帮忙。肖航说,你咋不告诉我早点来呢!天亮的.早我起来也没啥事。小汪说这点活一上午就砌完了,哪还用起早。到了院里和大家都见了面,肖航就赶紧拿了一把铁锨,和砌墙的几个人一起干活。大哥是个高大的黑脸汉子,说话高声大嗓的。姐夫很和气不咋愿意说话,可是看人的眼神很锐利。大家在一起很随和的说着一些家常话。

  到了中午院墙就砌完了,大家收拾了工具,进到屋里洗手吃饭。屋里的做饭的是小汪的嫂子和大姐,还有一个小妹妹。大家都坐在一张桌子一起吃饭,席间小汪的父母和兄嫂,就问了一些肖航家里的情况。吃完了饭,小汪送肖航出来。肖航就说你家的人都很热情的。小汪就说,看出来了吧!我可是说了你不少好话呐!肖航就说,这回知道你家在这住了,以后休息没事的时候,我就上你家来混饭吃。小汪说你可别来,我们家没看刚修的院墙吗?闲杂人等禁止入内,非亲非故的就别想来混饭吃,你经过我的批准了吗?就随便到人家来。今天要不是缺你这个大力工,你别想进我家的大门。肖航就说我可是大工匠子,油田那些大楼可都是我建起来的,你家那小小的院墙还不够我练手的哪!小汪就说看你在车间的时候挺老实的,没想到也是个油嘴滑舌的烦人精。肖航就说我也就是在你家这和你随意说说,到单位我就是好人了。小汪就说啥好人呐,就是一个骗子吧!好了不跟你说了,你赶紧骑车送我回去吧!一会走到车间了。肖航回头一看不知不觉得走出很远了,赶紧骑车子送小汪回家。小汪坐在车后座上轻轻地搂着肖航的腰,软软的小手弄得肖航浑身发热,小汪也悄声的不说话了。到了家门口小汪下了车,问肖航啥时候再来,肖航说你家啥时候盖新房的时候我再来。小汪就笑了起来说卡马西平能治疗癫痫病吗,下周我家就盖新房子你来吧!

  回到宿舍肖航将小汪的事和韩万成说了。韩万成就说小汪那是个好姑娘,一看那傻愣劲就是一把过日子的好手,老百姓就是图个会过日子,两个人遇事可以说说话,商量着过日子。可就是将来没工作咋办,农村户口你咋办,虽说家离的很近,现在都能互相照顾,油田现在这个样子,明天不知道搬到哪去!到那时候就知道难处了。韩万成说的都是事实,这个夏天车间里还抽调三十多名技术骨干到两家子油田去参加会战,都留在那里没回来。肖航想一个户口一个工作让多少有情人两地生活,不得安宁,自己虽然对小汪这个姑娘很有好感。但是和孙雅娴一样,这些实际问题是真的难以解决。总不能让小汪做一个隔河相望的织女吧!万一油田有一天将自己调走这都是无法解决的难题。自己那时候如何舍得将小汪留在娘家,自己在外面风餐露宿的,还得顾着家里的老婆孩子。肖航不敢想了。

  东二站的圈梁一直到天快冷了才砌完,肖航带着小汪和几个临时工,坐车到泵站绑完了最后一道圈梁回来以后没几天,临时工都解散回家了。小汪临走前悄悄地送给肖航一个笔记本,抬起好看的眼睛看着肖航,满脸的渴望。晓航不敢看小汪的眼睛,低着头将小汪送到厂门口。小汪说我家盖新房子的时候我来找你。肖航含糊的答应着。小汪红着眼睛失望的走了。肖航有好个周日都想去小汪的家里,最后还是狠下心在宿舍看了几天书,让自己忘掉这个让自己动心的女孩子。韩万成也没办法让肖航高兴起来,只好再喊肖航到街里去一顿饕餮,用酒精来引导两人走出那痛苦的心境。

  那天晚上肖航做了一个梦。小汪的家里盖起了一座新房子,肖航和穿着一身红衣服的小汪手挽着手并肩站在新房子里,炕上都是崭新的被褥,地上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大衣柜,屋里有一只大喇叭唱着欢快的歌曲,所有的亲戚们都在新房子里摆着的大圆桌上,笑容满面的吃着糖块瓜子。一忽儿大家都散去,就留下肖航和小汪两个人 ,小汪深情地望着肖航说,你说要盖新房子,我把这一切都准备好了,你也不说来帮帮我,现在好了我们有了新房子就可以在一起了。忽然肖航和小汪又飘飘忽忽的站到了高高的烟囱上,绑那个圈梁,肖航和小汪面对面的一起在圈梁的两边飞快的用钢筋钩绑着,这个圈梁太长了一眼望不到边,肖航还问小汪,这圈梁咋这么长哪?小汪说不怕的,百年大计我们慢慢绑吗!让我们在一起绑到老吧!一忽儿肖航和小汪就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肖航在窗前悠哉悠哉的浇花,小汪坐在床上织毛衣,脸上还是带着那熟悉的微笑,眼睛不时地望着在窗前忙碌的肖航,脸白白的没有皱纹还是那麽年轻,那么的朝气勃勃......

【油龙滚滚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wwdi.com  地震异常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